培迪原本以為自己可要趁機休息兩天,但事實卻是這兩天他比之前更為忙碌。

    各地堆積成山的密報要件需要他的批復和審閱,三位集團軍長官更是每隔兩個小時就來會見一次。在忙碌的過程中,他總是忍不住向下首方空著的座位望去,那里仿佛老獸人巴戟已然存在一般。

    巴戟的葬禮是由他的長子狼瑪按照獸人的習俗舉行的火葬,駐軍大營全體官兵都參與了這場葬禮,但培迪卻因為借口重傷不能到場。

    身邊猛然間少了兩個人,一個人背叛了自己,另一個為了救自己。

    培迪仿佛一夜之間改變許多,臉上原本時而浮現的笑容正在慢慢減少,他開始冷漠的對待每一個人。

    晚上八點,

    遇刺后的第二個夜晚,培迪在他的王帳內召見消失已久的軍情處長丹門格林,以及王國財務部新上任的次長戴里克丹尼和軍情處新任的副處長米妮瓦圖。

    “如今蘇克平原所有后勤管理全部都調配到各大商會,為此蘇克城議會特意新增十個議員的席位給這些商人。”丹門格林瞟了眼毫無情緒波動的國王,語言不知覺的更加的嚴謹,“以目前王國的貿易力量,完全可以在短時間里把這些商會控制在手里”

    “不需要短時間,如今蘇克平原的貿易早已被王國各大商會控制,王國通過豐富的物資儲備和強大的手工業基礎,以及與克拉克利群島的聯合,把克朗幣推廣到了整個大陸。”培迪低頭翻閱著文件,他隨意的話語并不是有意要打斷丹門格林,他只是想說就說。

    “這件事情,我的國王辦公室里有比你這更詳細的報告”培迪把翻閱的文件隨意丟在一旁,“王后那里給我帶來消息,哈倫斯行省的走私案件有了新的進展,說說哈倫斯行省的事情吧。”

    丹門格林聽到國王的話,目光中露出一絲意外,并下意識的看向旁邊的戴里克丹尼和米妮瓦圖,短暫的整理好思緒后,說道:“根據我們獲得的情報,哈倫斯行省的走私物品,主要集中在巴蘭鎮海口商會、科溫德領商會以及王室經營的幾家商會。”

    “走私渠道呢?”培迪詢問。

    “以您侄子的名義經營的王室商會擁有諸多豁免權,有一些還是賽維亞拉夫人指定送給潘妮殿下的禮物”丹門格林的聲音越說越小,“而且,科溫德領的商會因為你的命令也獲得一部分豁免權以及免稅政策,所以”他后面的話因為國王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而沒能說得下去。

    培迪本想在臣下面前盡量表現得平靜一些,雖然他很早就猜到了這種可能,但當他的猜測被證實之后,心里面依舊有一種難以壓制的怒火在升騰,他只感覺此刻的胸腔仿佛在被烈火焚燒一般炙熱,那不可抑制的怒意驅使著他的意志想要毀滅掉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男爵,去給我倒一杯酒。”培迪指著營帳角落里的酒桶。

    丹門格林自然不敢怠慢,其他兩人自然把頭埋得更低了。

    “咕嚕咕嚕”一整杯麥酒被培迪捧在手里一口氣喝完,然后長出一口氣保持著沉默。

    “戴西里爵士,作為聞名整個大陸的商人,你有沒有什么建議幫助我解決掉王國商會混亂的管理局面。”培迪把目光移向恭敬站立在一旁的戴里克丹尼。

    “陛下,商業改革并非一兩年就能夠解決的,高地草原巴萊特公爵的做法并不適用于我們。”戴里克丹尼聽到國王的詢問,立刻知道這是自己千載難逢的機會,“過去二十年里我都在各地貿易,其實真正的商業貿易很簡單,只要能夠疏通各方關系就可以,但困難的是管理商會,如今王國內的商會大多數都帶著家族利益,而家族式的管理卻是最為混亂。”

    “不過以目前王國的情況而言,沒有任何商會能夠擺脫家族式的管理,于是一個又一個利益團體就這樣誕生,然后慢慢蠶食王國的地方政府,貪腐和走私商貿就這么誕生甚至于,在這種混亂的管理模式下,許多商會管理者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走私什么又是合法經營,因為在他們看來倒買倒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在他們眼里根本沒有所謂的禁運品。”

    戴里克丹尼簡單的話語就把如今王國內的商貿弊端指出,讓培迪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并詢問道:“你有什么好的辦法解決這一弊端嗎?”

    “之前王國的商貿改革,其實就是為規范貿易經濟,但走得太急,雖然解決了一些弊端,卻又讓更多的弊端很快爆發出來。”戴里克丹尼用盡量的慢的語速說道:“首先,我們規定所有商會必須在財政部登記,但卻沒有更為詳細的計劃,比如商會經營范圍、管理者以及交易記錄等重要的信息被忽略,而且王國的官員也并沒有認真核實商會登記的資料是否真實可信。”

    “還有,關稅的取消和交易稅的改革,沒有更為詳細的法律約束以及執法機構,商人們只會關注取消掉的關稅,又想方設法維持原來的交易稅。”戴里克丹尼看著國王始終保持著的沉靜臉龐慢慢站直了身體,“所以,當關稅取消之后王國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血與火的贊歌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快眼看書只為原作者堅果的戰斗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堅果的戰斗并收藏血與火的贊歌最新章節

彩神争8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