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女孩子都比較害羞,落落跟這個叫伊伊的小女孩也不例外,她們兩個躲在了各自爸爸的身后,都在偷偷地打量著對方!尤其是伊伊,她的個子比落落還要小一些,性格似乎也有點內向,落落看她的時候,她都整個人縮了起來

    倒是楊言跟楊涵兩個姓楊的大男人聊得熱火朝天的,還互相分享起了他們給孩子做的關于入園考試的準備。

    “這年頭上個幼兒園也不容易!”楊言感慨地說道。

    “可不是嗎?”楊涵點了點頭,贊同地說道,“之前給伊伊找的那家幼兒園,居然還要考家長的,我看他們給我一個表格,讓我填我的工作是什么!當場,我就帶伊伊走了,什么玩意啊!這分明是要看家長的身份背景,方便他們以后區別對待那些孩子!”

    “這樣的幼兒園確實不好,老師教學生,應該要一視同仁,因材施教才行!如果是我,我也不愿意落落去讀這樣的幼兒園!”楊言搖了搖頭。

    雖然自家有錢,老師應該會對落落“另眼看待”,至少會熱情一些,但這樣的教育就是好的嗎?在學校的時候就習慣了享受特權、高人一等,恐怕孩子的性格也會變得高傲、勢利起來吧?

    所以,楊涵放棄了讓伊伊入讀那家幼兒園,來到萌圖圖這家學費昂貴的私立幼兒園,大家都是有錢有背景的人,老師不敢亂來。

    到教室里了,楊涵因為是獨自帶孩子過來的,在那些“大部隊”中間顯得有些突兀,他索性跟楊言一家坐在了一塊,然后繼續跟楊言聊下去:

    “主要是萌圖圖的教育比較科學,我打聽過了,幼兒園會統一發放校服、書包、床鋪、被子,還有那些餐具、洗漱用品,孩子們不能穿自己的衣服,大家的東西都是一樣的,這樣就不用擔心她們會互相攀比,養成扭曲的性格!”

    “這個我之前倒沒有留意!但幼兒園這個規定做得很好,少一點攀比,小朋友都挺單純的,大家好好交朋友、好好學習,不要拿社會上那一套到幼兒園里玩!”楊言也是贊同地點了點頭。

    楊言跟楊涵的育兒經交流倒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很快,萌圖圖幼兒園的老師們就進來,通知休息室的家長們要替孩子們抽簽,準備參加今天的正題入園考試了!

    “等一下,爸爸媽媽可以送寶寶到我們的考場外面,但爸爸媽媽不能進去,只能在外面等寶寶哈!”年輕的女老師習慣性地用哄小朋友的語氣說道。

    楊涵給伊伊抽到一個寫著“5”的小球,也就是伊伊會第五個進去考試。

    輪到落落了,楊言本來想上去的,但落落好像已經感受到了考試的緊張氣氛,她緊緊地抓著爸爸的手,不肯松開,楊言只好作罷,讓夏瑜上去給落落抽簽。

    可是,夏瑜將手從箱子里掏出來的時候,她的臉色忽然發生了變化。

    “怎么了?”楊言注意到了這一幕,他心里頭打上了一個問號。

    夏瑜好像有些難以置信,她翻著小球看了一會兒,最后才無奈地將其舉起來,翻過來有號碼的那一面給楊言看。

    “1?”楊言看到上面的數字時候也傻眼了。

    “一號?怎么會是一號?”旁邊的楊涵都輕聲驚呼起來,“那是要第一個去考試嗎?”

    “應該是的。”楊言哭笑不得地點了點頭。

    第一個考試,別說落落,楊言看著都覺得有些頭大啊!要是老師打分很低怎么辦?

    “沒關系,第一個考試也好,孩子不會緊張!”楊涵好心地安慰道,“后面說不定看到前面的小朋友哭鬧了,自己反而更緊張了!”

    話雖如此,但誰也不愿意第一個出去考試啊!

    但已成事實,楊言看到老師將落落的名字寫在了黑板的第一個,就只能接受這個安排,還故作輕松地迎回有些自責地走下臺的夏瑜,寬慰道:“第一個就第一個吧!早點考完,早點回家。”

    “我就怕讓落落承受了太多的壓力。”夏瑜憂心忡忡地說道。

    楊言跟夏瑜都低頭去看落落,小姑娘正乖乖地呆在爸爸的雙腿之間,小手抓著爸爸的手掌把玩著,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卻不知道在看什么,一眨一眨的,一會兒轉到了這兒,一會兒轉到了那兒

    “我相信落落能行的!咱們晚上帶她預習那些問題的時候,她都回答得很好!”楊言小聲地跟夏瑜說道。

    他們沒有注意到,自從進了教室之后,一直是楊言還有楊涵在嘰里呱啦地講話,落落可是有些反常地悶在那兒,一聲不吭呢!

    來不及自我安慰太多,很快,入園考試開始了,那位年輕的女幼師帶著楊言他們出了休息室,來到充當考場的另一間教室。

    “爸爸媽媽在門口等就行了,寶寶跟老師一起進去吧!”女幼師向落落伸出了右手,柔聲說道。

    然而,落落卻不愿意把手給她,她嘟著小嘴巴,小屁股擠著爸爸往后縮了縮,她還試圖躲到爸爸的身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快眼看書只為原作者寒門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寒門并收藏楊小落的便宜奶爸最新章節

彩神争8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