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可是,不知咋滴,那毒藥又,又鉆進了奴婢的柜子里。

    夫人,夫人,救救奴婢”

    秦氏

    一干人等這事,這事怎么就來了一個神轉折呢

    春娟為什么會實話實話,當然是白晨在催動春娟腦門里的符咒。

    因為昨夜秦氏的毒計,被白晨一絲不漏地瞧了個明白。

    她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

    春娟這樣的重要人物,當然也是被白晨畫符了

    到底畫的是什么符呢

    原來,她的腦門上被白晨畫了一個精神力真話符。

    白晨來到主院期間,晨旭院只有春娟一個人時,她就乘機作案了。

    她把毒藥放進了白晨的衣柜里。

    但后來她就感覺很不舒服,躺到了床上。

    大公子最痛恨毒藥了,恨得咬牙切齒的,當然就把毒藥拿了出來,然后放進了春娟的衣柜里。

    他還為了預防春娟再次查看,居然給了她一個鬼壓身。

    經過修練之后的大公子魂力強了許多,已經可以手拿陽間的輕巧物件了。

    而且魂體的重量也有所增加。

    壓在春娟身上時,直把她壓得滿頭大汗,寸步難行。

    直到搜查的人到了之后,大公子才放過了她。

    白晨對幾個賊人畫的也是同樣的符咒,只需要呆會兒,他們也說出真話就ok了。

    用精神力畫的符咒,可不是普通的符紙可比擬的。

    既然是精神力符咒,當然就可以用精神力催動。

    當然這種催動方法,是非常耗費精神力的,而且距離不能太遠。

    目前來說,白晨的精神力雖然比普通人強一些,但比起那些大能來,是非常弱的。

    某些大能,甚至可以在萬里之外,控制被他畫了精神力符咒之人。

    希望自己將來也可以達到那樣的高度。

    在修仙世界,修為,精神力,決定一切,修為高的可以通過隱形符咒,控制修為低的。

    但某些人,就算修為低,但精神力很強,對方也沒辦法控制他。

    所以,要成為強者,精神力非常重要。

    緊接著,康田突感腦袋有點暈,本打算按最先商量好的路子繼續說下去的,但說出來的話卻是反的。

    “夫人,夫人,咱們不能冤枉大少奶奶了

    您讓老奴管理先夫人的嫁妝,老奴真的是一心一意在管理呀

    那幾箱子珠寶,不是您讓老奴挪出來的嗎

    您說,反正大公子已經沒了,他娘的嫁妝就是侯府的了,放在哪里都一樣。

    那些東西已經搬出來十幾日了呀

    但昨日,您要讓老奴去與大少奶奶交接。

    大少奶奶說要清點一下先夫人的嫁妝,老奴一時著急,只怕對不上數,所以,所以就趁天黑,把挪走的東西,還回去。

    夫人,此事,您不是知道嗎而且也是您授意的呀”

    而與此同時,另外一個賊人也開始嚷嚷開了,“夫人,我們哪里是什么賊人啊

    我們哪有那膽子,我們的身契還在您那兒呢。”

    然后,其他賊人也嚷嚷來了。

    “夫人,我們不是賊人,我們只是聽從您的安排而已。

    我們在齊家幾十年,怎么可能會聽一個才來候府幾日的大少奶奶教唆。

    就算是把刀架在我脖子上,奴才也不會這么干。”

    “侯爺,夫人,求求你們,把事情弄清楚吧,我們不是賊人,我們不是。”

    “對,我們不是賊人,您別冤枉我們啊”

    一時間,鬼哭狼嚎之聲,響徹廳堂。

    “我們只是把搬走的東西搬回來而已。

    本來大家以為,把東西放回原處就萬事大吉了。

    但哪成想,當我們把東西搬到倉庫門口時,好像刮了一陣妖風似的。

    然后沒有任何征兆,我們就同時受傷了。

    而且那種痛,比用刀砍了一刀還要疼,我們一時沒忍住就叫出聲來。

    這事真是太奇怪了。

    是不是大公子顯靈了呀”某賊人縮頭縮腦地說道。

    “夫人,大公子可能以為有人偷他娘的嫁妝,所以才顯靈的。”

    大公子顯靈這下整個廳堂里的人都嚇著了,都忍不住露出恐懼的神情。

    活著的人,對于鬼的恐懼心理,根深蒂固。

    一聽說大公子顯靈,就立馬感覺特別害怕,生怕被鬼上身,或者鬼扯腳,鬼吃人,鬼打墻,鬼壓床,想想就好恐怖。

    畢竟,這世間流傳的鬼故事之中就沒有一只好鬼。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快穿頭號玩家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快眼看書只為原作者BB邦邦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BB邦邦并收藏快穿頭號玩家最新章節

彩神争8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