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太毒了

    顧墨成的性子他們都清楚,有仇必報,還是加倍報的那種。

    “二哥,我真的是擔心將軍的身體,想免費給它檢查檢查。”

    顧墨成沒說話,他端著酒杯瞧著前面的電視屏幕,怎么出來一會的功夫就想念小妻子的味道。

    “有件事需要你幫忙。”顧墨成扭頭看著韓龍逸,想到蘇安安,他想起另外件事情。

    韓龍逸應道,“二哥,你說。”

    “蔣盛旭是不在你名下的醫院住著。”

    蔣盛旭?韓龍逸對這人有印象,他是蔣家獨子,更應該說是獨苗。

    蔣家三代,男丁少得很。蔣奎外面女人不少,也有幾個私生女,但是就蔣盛旭一個兒子,所以蔣盛旭是蔣家唯一的繼承人,傳宗接代全靠蔣盛旭。

    前幾日晚上,蔣盛旭突然送到他名下醫院,蔣家更是千方百計地通過關系要他的電話,想他親自主刀。

    因為看不慣蔣家,這件事情他在考慮。

    韓龍逸救病治人看心情,看關系,不怕得罪了蔣家。再說,蔣家和韓家的勢力齊平,他沒什么好怕的。

    “二哥你怎么知道?”韓龍逸好奇顧墨成知道這事,還過問。

    顧墨成對蔣家可是厭惡得很,什么時候關心起蔣盛旭的事情來。

    “我聽人說蔣盛旭那個地方被條狗咬了,那個畜生這么長眼,咬的地方也太準了。”慕彥笑著接過話。

    顧墨成瞧了他一眼,慕彥反應很快,說道,“二哥,不會是你家的將軍嗎?”

    別人家的薩摩犬溫順可人,顧墨成家的隨主人不僅傲嬌還兇狠。

    一看顧墨成的面色,慕彥知道自己猜對了。

    “咬得好,咬得太好了。”他連著說道。

    顧墨成沒理他,看著韓龍逸繼續說道,“他那個地方是醫治不好了。”

    “我看過他的病情資料,雖然被咬了,但沒有很嚴重,還是能恢復。”韓龍逸喝了口紅酒說道。

    “恢復不了。”顧墨成看著韓龍逸冷聲說道,在韓龍逸發愣的時候,手中的酒杯碰了下韓龍逸的。

    韓龍逸再遲鈍也聽懂顧墨成的意思。

    “二哥,蔣盛旭得罪你了。我們都清楚你討厭姓蔣的人,可這蔣盛旭是蔣家的寶貝疙瘩,你讓他斷了根,太毒了。”蕭彥說道。

    “是醫生技術不佳。”顧墨成糾正道。

    想到那晚蘇安安被下藥的事情,顧墨成就很惱怒。如果不是自己的出現,他的老婆要被別人給睡了。

    他查過,是蔣盛旭搞得鬼。

    既然蔣盛旭那么想上他的老婆,那么他讓蔣盛旭連上女人的能力都沒有。

    瞧到顧墨成眼里的怒意和寒意,韓龍逸和蕭彥都閉了嘴。這蔣盛旭一定做了惹惱顧墨成的事情,以后那個地方沒用也是自找的。

    “二哥說得是,醫生對蔣盛旭的傷無能為力。”韓龍逸笑起,端著酒杯也碰了下顧墨成的。

    寧城最好的幾家醫院都在韓龍逸名下,蔣盛旭去哪家看的結局都是一樣。

    蔣盛旭命根子沒用了,蔣家怕是要亂了。傳宗接代全靠著蔣盛旭,這會斷了根,蔣家人得開始爭權奪利起來。

    蘇安安端著酒杯,依靠在座位上品著紅酒。她嘗了口,又嘗了口,不虧是傅芯哥哥的卡刷出來的紅酒,味道就是好。

    “一群人渣!”傅芯聽完蘇安安說起宴會當天的事情,怒聲說道。

    蘇紫菡和蔣媚的心這么惡毒,竟然想到給安安下藥,把她送到蔣盛旭床上。

    那蔣盛旭傅芯見過,自己被他攔在路上,差點被他當場給猥褻。是哥哥出現,把姓蔣的給揍了一頓。

    想到姓蔣的丑陋惡心的面容,傅芯胸口的怒火更甚。

    “安安,那個蘇家你不回也罷。反正你現在在顧墨成那里吃好的睡香的。”

    誰愿意回蘇家!蘇安安很早的時候就想離開。

    可是她不能,她的姐姐還在頂樓關著。

    蘇安安搖搖頭,蘇家的秘密她不能對傅芯說。蘇若初的事情一旦暴露,蘇華會把人給送到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到時候她想看姐姐一眼都難。

    “不說這事了。”'蘇安安回道,“以后我注意點。”

    蘇安安不愿意說,傅芯識趣地不多問,她舉著酒瓶開心地說道,“來,我們干杯!”

    “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以前蘇安安和傅芯常泡吧,蘇安安不喜歡回蘇家,和傅芯兩個泡一夜的吧,然后直接去學校。

    蘇華不怎么管她,只要她不在外面惹事,對她夜不歸宿不管。或者換個說法,蘇安安有沒有回家他蘇華都不一定清楚。

    現在可不一樣,她回的是顧家。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顧少寵妻太甜蜜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快眼看書只為原作者薏米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薏米并收藏顧少寵妻太甜蜜最新章節

彩神争8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