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城主府的趙鐵山,想了半天都沒想明白。

    為什么招商引資,要把錢轉到城主賬戶?既然是他來出資,本應交給他來全權開發啊……

    趙鐵山越想越不對勁,心里咯噔一下,兩腿一軟,差點癱在了城主府門口。

    他的兩個助手見狀,趕緊一左一右的架住了他,把他攙到了車上。

    坐在車上緩了好一會兒的趙鐵山,趕緊吩咐助手。“快!趕緊開車,咱們去圖圖鎮!”

    畢竟錢已經轉出去了,合同也簽了,后悔什么的也晚了,不如先去圖圖鎮實地考察一下再說。

    一路飛馳,到了圖圖鎮的趙鐵山,看著面前的這個小鎮,懸著的心倒是稍微放下了一些。

    雖然這個圖圖鎮有些破舊,但是經過合理的開發,也并非不是沒有一點搞頭,收回成本應該問題不大,想到能永久占有這里一半的房產,趙鐵山細細一琢磨,還是有些小激動的。

    有些事就是這樣,剛開始覺得不行,后來想想,又覺得行了。嗯,這叫三思而后行……

    在圖圖鎮里轉了一圈,逛了個差不多的趙鐵山,雖然很詫異這里為什么有房子沒人住,但也沒有多想,畢竟沒有居民,便代表沒啥糾紛。這樣更有利于以后的開發,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抬頭看了看天也快黑了,趙鐵山便轉身吩咐了隨行的助手:“小賈啊,你去門口把車開進來,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準備一下了,別耽誤了明天跟鐵拳城主洽談開發事宜。”

    “好的,趙總。”

    小賈這一去就沒再回來,等了二十多分鐘的趙鐵山,皺了皺眉頭。

    “這小賈平常辦事挺利索的啊,這次怎么這么慢?”

    “興許是拉肚子了吧,要不趙總您先在這等等,我去催催。”

    “算了,小李。我們一起去吧,總歸就是多走幾步路的事兒。”

    二人就這么一前一后的走著,小李到底是年輕人,眼神好,腿腳也利索點,遠遠的就看見了趴在小鎮門口的小賈。

    因為二人本就沾點親帶點故,再加上平常關系不錯,小李看見小賈趴在地上,趕忙跑去查看,也就在他走到小賈身邊的時候,忽然從沙子里鉆出了幾個,蜘蛛一樣的怪物。

    隨著寒光一閃,被濺了一臉血的趙鐵山,撒丫子的就往小鎮里面跑,然后隨便鉆進了一個房子里,關上了門。

    還是覺得不安全的趙鐵山,又找來工具,把門窗全部都釘死了。

    忙活了半天的趙鐵山,四肢無力的蜷縮在沙發上,想想這兩天的經歷,忽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就像坐過山車一樣,起落起起,落落落落落落,直到跌進深淵……

    雖然屋外沒什么動靜,但是已經成了驚弓之鳥的趙鐵山,還是不敢出去,就在他深感無力的時候,猛然間想到了牡丹,畢竟牡丹的實力,他可是見識過的,要解決小鎮外面的那群怪物,估計也只能由不能以常理度之的牡丹來辦了。

    趙鐵山想到此處,趕忙拿出手機,撥了過去。

    然后,就有后續的事情,以及此刻出現在他身邊的夏鵬翔。

    至于他為什么會記住牡丹的手機號,當初在貪狼城,牡丹的手機還是他送的,手機卡也是他親自去辦的來著。

    ·················

    “5555555,好好的一個大活人啊,就在我面前,突然就去世了!就跟噶韭菜一樣……”

    夏鵬翔看著趙鐵山聲淚俱下的演繹,眉頭一皺:“你的意思是,你的錢全被坑了?”

    趙鐵山好像沒有聽到夏鵬翔的問話,依舊自顧自的說著,邊說還邊拿著胳膊比劃:“也不知道那些怪物手里拿的是什么,那速度簡直快若閃電,就這么手起刀落……”

    夏鵬翔眉頭一皺,抬起一腳,把這個謝頂大叔踹倒在地,然后蹲了下來問道:“我剛才問你,有錢沒錢,你難道沒有聽清楚嗎?你要知道,你如果不出錢,我可不會救你的。”

    “錢我有啊,出去就有!我可以先給你打個欠條,只要你能帶我出去,回頭我就去找鐵拳城主把這事講明,到時候他一退錢,我不就有錢給你了嘛。”

    “呵呵,你是揣著明白裝糊涂,還是當我是傻的?這事兒明顯就跟那個鐵拳城主脫不了干系,你以為就算我把你從這帶出去,你的命就是你自己的了?估計你還沒見到那個鐵拳城主,就已經從旮旯星上消失了。畢竟這么一個刷錢寶地,他不可能允許你暴露出去的。”

    “那你呢?你就不怕鐵拳城主找你的麻煩?”

    “我為什么要怕?第一,我有實力,他想找我麻煩也得掂量掂量。第二,就算他真想找我麻煩,大不了就擺明車馬,干上一場,我又為什么要平白無故的帶上你這么個,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累贅?”

    “可是!我沒錢了啊,那已經是我的全部家當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穿越成了洗車工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快眼看書只為原作者十頃荷花風雨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十頃荷花風雨并收藏穿越成了洗車工最新章節

彩神争8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