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四分之一的回廊,他們遇到了第二個副廳。第二個副廳和前者格局一致,壁上仍然是一幅動人心魄的壯麗畫卷。

    在一處山河相間的平原上,烽火再起,三股鐵流混戰一處。亂軍叢中,士兵們的甲胄泛著皚皚銀光,刀劍撞擊在一起。軍中有神族的士兵參戰,他們向敵方發出耀眼的掌心雷和脈光,對面也用守護屏障防御。炮火再次出現,只是沒有了漫天的浮空艦和巨獸。天空中翱翔著小股的天馬等飛獸,騎士們在空中展開戰斗。

    “這是······第二次大陸神戰?”星靈試探著問。

    “應該是。”星晨點點頭,“看這邊的士兵,佩著星徽的應該是光神族。”

    “那些佩著葉徽的是木神族嗎?”

    “應該是。”

    “那佩著焰徽的那支軍隊······”

    “應該就是我們的敵人了。”

    “偏居在焰燼半島的第三神族?”

    “嗯。”星晨點頭,“他們的起源和文化不得而知。但古書中常稱他們為,異神族。”

    出了第二副廳,眼前的壁畫數目開始呈現一種爆發態勢。這些畫卷內容各異,場景差異很大,細節無比精致,很多都對應了一個耳熟能詳的歷史事件,仿佛一幅壯美的連環畫。第二次大陸神戰之后,大陸格局逐漸沉淀下來,歷史和文化發展向現代靠近,很多對后來影響深遠的事件都開始發生了。

    一出門洞,星靈就歡呼雀躍地蹦向前面,在前方圍觀的其他學生也變得多了起來。

    “哇哦,到我最喜歡的部分了!”她拉著星晨的手,興沖沖地趕到了一幅星空壁畫前。

    后方的墻壁上顯示著紀年時間——“星輪歷元年”,下書十二個大字——“十二神殿建立,啟明輪次升起。”

    壁畫上,一顆顆耀眼的星辰鑲嵌在天河之上。大地上,一座座神殿拔地而起,殿頂的光芒牽引著啟明,這就是十二神殿的雛形。每一座神殿都配有一幅特寫圖:峽灣盡頭的北辰神殿、雪峰腳下的啟明神殿、群峰之間的冰雪神殿、綠原之上的綠丘神殿······

    最讓星晨注目的是兩幅特寫圖。星月神殿的琥珀白玉樹巍然屹立,和克澤神司描述的如出一轍,它是十二神殿中唯一一座外形毫無變化的。

    但還有比星月神殿更加另類的存在——第十二幅圖是一片茫茫大海,海天交際之處,耀眼的金光沖天而起,牽引著一顆冰藍色的星星。那是第十二神殿,掌管波江啟明的波谷神殿。

    “這幅圖怎么是空的?”星靈指著波谷神殿的特寫圖問道。

    “那是波谷神殿啊,獨遺海外,傳說中沒有人到過的地方。”

    “等等,波谷神殿······凝姐姐好像和我提起過呢。”星靈若有所思。

    十二啟明圖占據了大面的墻壁,在它的旁邊,是巨幅的神隱大陸地圖。十二神殿的位置被光點標記出,從極北直到極南,基本在一條縱線上,縱貫了整座大陸。還有一些大陸重要的地標,從北向南,有木之故里的巢木,東部平原的綠山城和圣騎崗,西部平原的夏隱城,河谷帝國的夢祀、君臨、星原和西蘭城,還有西漠東部邊緣的河谷舊都。

    在圣白神殿的重重丘陵以南,是雙塔聯邦的九個邦國。風珉邦國坐落在風嘯高原上,靠近東部的大片雨林。還有坐擁昆塔神殿的昆塔邦國和明壇神殿所在的璧金灣,后者是曾經明壇帝國的皇都。

    “原來風珉邦國在這里啊。”星靈嘟囔。

    在波江出海口的位置,有云港和月港。最讓人驚訝的是,東南角的焰燼半島上也標著三個位置,一處港口,一座火山和一座城市,城市居于半島正中央,旁邊寫著“炎都”二字。

    地圖的前方是另一幅壁畫,一匹俊逸的獨角獸站立在一塊凸起的巨巖上,面向平原,犄角上凝聚著一枚光球。它身前的天空中,十二啟明閃爍。星晨發現,這匹獨角獸和渡夢塔大廳中光神現世像里的有幾分相似。

    星靈停在了另一幅壁畫前,畫面上是一座巍然屹立的孤峰,峰頂的平臺上環繞著六席巨座,每尊巨座背倚著一根巨柱。有天光從天穹的云環中灑下,在原野上矗立起一根根頂天立地的巨大光柱。

    孤峰頂的平臺上,五名身穿華貴神裝的老者,和一只翼展巨大、頭戴皇冠的貓頭鷹圍聚在一起。三名老者端坐在巨座上。一名老者負手站在一旁。另一位站在平臺中央,似是在說著什么。那只巨大的貓鷹攀在巨柱上,雙翼展開,俯視著他們。

    “六芒議會······”星靈喃喃念道。

    “初代的元老們,現在都不在世了吧。”

    “不全是,還有先知古德曼啊。”

    “占星師······”星晨看著其中一名坐著的老者,又想起了在渡夢柱中所陷入的幻境。

    說起來,父親額外提到過讓他選修占星方面的課程,可他又不會占星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神隱征途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快眼看書只為原作者永恒星域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永恒星域并收藏神隱征途最新章節

彩神争8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