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后,船隊重新起航,告別碼頭上依依不舍的荼部落族人,船頭上,闞石和小楓眺望著越來越遠的南山,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種不舍。

    小楓輕聲呢喃:“闞大哥,這里的山水,真的好美哦,可惜沒看夠。”

    闞石笑著拍拍她的臉頰,說道:”可惜什么,將來想來的時候,我再陪你來,小楓,前面還有更多的美景在等你去發現啦!”

    “嗯”小楓依然看著身后的群山,低聲回應,然后“哇”的一聲吐了。

    ……

    小楓暈船了?不是,她懷孕了。這個消息讓闞石有點措手不及,緊張、興奮、擔憂和責任,各種心情和感受如山一樣壓來。闞石并不是第一要做父親,可同樣的感覺與原時空沒有任何區別。

    他打算立刻返航,可小楓拒絕了,她說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到哪里都是休養。最后闞石拗不過小楓的堅持,船隊繼續向著南方航行。

    船隊越往下游走,河面也越來越寬闊,這里也不會有危險,好心情闞石將船隊甩給方天指揮,自己和小楓坐在船甲板上,悠閑的品茶。難得的休閑時間,心情也格外的舒暢,躺倒在藤椅里的闞石,看著兩岸不停變幻的原始風光,一時間竟是有點癡了。

    河面雖然寬了,但水流并不慢,船隊在全帆的加持下,竟有一種御風而行的感覺,太陽似乎也迷上船隊飛駛的英姿,它在天空中也是一刻也不停,窮追不舍。它仿佛是率領著白云、朝霞、滄海、蒼穹,仿佛率領著它那些如云的隨從,追趕著船隊,追趕著船上的人們,過山,過水,過森林,過沼澤。

    闞石仰面躺在藤椅上,半瞇著雙眼仰望那懸在空中的太陽,看著它的一路追趕,此時此刻,闞石眼中太陽變得格外的親切和溫馨。原來的端莊威嚴,安詳自在,一點影子都沒有了。

    “右舷前方,距離五里,發現較大部落。”桅桿傳來瞭望手的呼叫。

    桅桿上的呼叫,打斷了闞石跳躍的思緒,他迅速坐了起來,舉起望遠鏡向右舷前方看去。廣袤的平原,建在一塊高地上的村寨,寨子外有不少人手持耒耜在辛勤的勞作。

    隨著船隊的接近,勞作的人們明顯是發現了船隊,一聲尖叫響起,平原上的人們,就像開水澆過的螞蟻炸了窩,呼兒喚女,四處奔逃,不一刻全都涌進村寨里。

    船隊已經靠到岸邊,船上也下來不少人。奇怪的是,這個部落依然緊閉著大門,到現在既沒有派人過來查看,也沒有派人過來聯絡。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怪事,任何部落見到闖入領地的外人,至少會派人上前盤問。這里人倒好,不聞不問,你自己當起了縮頭烏龜。

    很快,前方就有了消息,斥候報告這里是南逃的牛部落。闞石知道后,忍不住哈哈大笑,怪不得不敢出來見人,原來是心虛啊。

    看著咬牙切齒的巖龍和仡牛,還有一旁躍躍欲試的藤甲軍戰士們,闞石苦笑了一下。他能夠理解大家對屠厝的仇視,但他依然不想和牛部落開戰,既然人家逃到了這里,就隨他去吧。

    在鳳部落,神子的話就是天,闞石不想打,大家有沒有辦法。闞石找了一位嗓門大的戰士前去喊話,讓牛部落派一名代表出來談判,如果不答應,他們將發起攻擊。

    屠厝站在在墻上,看著河面上三條巨大的帆船,心里暗暗發苦。他沒有想到,姜洛發展得這么快,自己逃到這里,還被人殺上門來了,好不容易建好的家園,又要棄之而逃嗎?

    正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寨墻外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

    “牛部落的人聽著,我家神子下令,讓你們派一名代表,到碼頭上談判。如果拒絕我們的善意,我們家立即發動攻擊。”喊完話,那個大嗓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寨門口,長老們面面相覷,派誰去呢?風啟又不在了,最好的背鍋俠不在,那就再選一個唄。大家你看看我,我望望你,都是一言不發。

    屠厝的眼睛看到誰,誰的腦袋就轉到一邊。最后屠厝的眼睛盯上了游由,游由就像觸了電一樣,跳了起來:“大首領,你不要派我去,你不要派我去。我不想死,不想死,大首領,我是你的弟弟啊……”

    游由還是被扔了出來。無可奈何之下,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哆嗦著走向碼頭。在他的身后,留下一道長長的水漬。他尿了,情不自禁的尿了,他尿的是那樣的痛快淋漓,他尿的是那樣的義無反顧。

    還好,當他走到碼頭的時候,尿干了。寨子里出來的人,不到兩里地,磨磨蹭蹭走了半個小時才來到碼頭。闞石心中有氣,不由自主的哼了一聲,誰知道來人應聲而倒,撲通就跪下了。口中大喊:”別殺我,別殺我,我投降!”

    這一下子所有人都傻了眼,這劇本不對呀,不是來談判的嗎?怎么就直接投降了。

    只見來人,一把鼻涕一把淚,哭得那叫一個凄涼,那叫一個撕心裂肺。讓人聞者傷心,聽者落淚。只聽他嚎哭道:“大首領啊,我就是一個誰也不待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活在原始時代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快眼看書只為原作者老山活著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老山活著并收藏活在原始時代最新章節

彩神争8手机版